第六百一十五章命数已尽在劫难逃(1/2)

加入书签

  但是星沫苍月却晓得,若是紫魄和白之宜双剑合璧,势必会腥风血雨,自然便想要竭尽全力去阻拦,但事实上,他们根本无力回天,现在,连区区几个蛊毒死士便已经难以应对了。

  蝴蝶才是紫魄的命脉,他们结缔了共生蛊,杀死那只会发光的蝴蝶,就等于杀了紫魄。

  星沫苍月忽然想起出发的时候,有一个神秘的女子拦住他们的去路,并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当时大家都以为她是疯子,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即便常欢自称认识她。

  可是,会发光的蝴蝶,就出现在上空,难道,只是巧合吗

  若蝴蝶是紫魄的命脉,为何紫魄不将它安置在神秘之处,或是贴身藏好,却任由它盘旋在战场之上呢

  尽管这个想法过于愚蠢,但既然无法对付紫魄,不如就此一试,成,便成,不成,也无妨。

  想到这,星沫苍月顿时飞身而起,手中金鞭用力挥去,但是那一鞭只击碎了蝴蝶的半边翅膀,这只特殊的蝴蝶虽然比一般的蝴蝶大,可它毕竟还是一只蝴蝶,想要击中目标,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以星沫苍月的武功,在空中滞留的功夫过于短暂,他被迫落在地面,想要再次攻击蝴蝶,星沫初雪见状,急忙说道“星沫苍月,你疯了吗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跟一只蝴蝶过不去呢”

  紫魄飞身而起,却还未到东方闻思身边,便忽觉心间一痛,瞬间便反应过来,他猛然回头,便看到星沫苍月正举着雷怒金鞭,而受了伤的紫澈开始飞的缓慢,它拖着失去半截羽翼的身子努力的朝自己缓缓而来。

  “你还记得我们出发之时,曾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姑娘告诉我们,紫魄的命脉是一只会发光的蝴蝶吗”

  星沫初雪说道“你也说她疯疯癫癫了,又怎么可能相信她说的话”

  “既然接近不了紫魄,不如尚且一试,只是一鞭子的功夫,不会对大局有任何影响的”说罢,星沫苍月手中的鞭子便再次甩出。

  可紫魄已经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星沫初雪立即察觉,一个闪身,慌忙挡在星沫苍月身后,也伸出手掌,与之掌掌相对,却是刹那间便立分高下,星沫初雪顿觉手臂震裂,飞出几丈之远。

bet365体育官网投注  星沫苍月大叫一声初雪的名字,见她并无大碍,却捧着无法抬起的手臂痛的面红耳赤,大汗淋漓,便愤怒的举起金鞭挥向紫魄,而他也彻底的相信那个疯癫女人说的话了,这只蝴蝶果然是紫魄的命门,否则,他不会忽然折返,一直对他们手下留情的他,方才那一击却直接震断了星沫初雪的手臂,可见自己攻击蝴蝶,已经激怒了紫魄。

  紫澈虽然一直盘旋在上空,可谁又会在意一只蝴蝶呢可偏偏星沫苍月却要杀掉一只蝴蝶。

  难道真的是一品红告密一品红根本就是皇甫青天的人

  但是只有他一个人想要杀死蝴蝶,也就说明,没有人相信一品红的话,也没人相信蝴蝶是我的命门,看来,我还有扭转命运的机会。

  紫魄看了一眼已经愈发缓慢的紫澈,表情愈发冷漠它已经受了伤,已经不可能离我太远太久,那就只有杀光他们了

  紫澈躲过星沫苍月的一鞭,再次稳住身形时,眉头紧蹙,眼神冰冷,他握紧灵噬弓,轻轻按动灵噬弓的机关,灵噬弓瞬间变成两把双刀被他握在手中,弓箭收进弓心,弹出的利刃闪烁着冰冷的寒光“我本无意杀你,奈何你步步紧逼”

  话音落后,他渐渐逼近星沫苍月,萦绕在他身上紫色的氤氲之光越来越浓烈,如同耀眼的阳光,刺的星沫苍月看不清来人,也睁不开双眼。

  紫澈,我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丫头,再坚持片刻,紫魄哥哥很快就来救你。

  漆昙本就密切注视着有关自己儿女的所有动静,眼见着紫魄冲向星沫苍月带着浓厚的杀机,便察觉到其中危机,急忙用赤鸣虫王号令蛊毒死士瞬间挡在星沫苍月的面前,就像浓烈的阳光忽然被浓云遮盖,星沫苍月感觉自己可以正常睁开双眼,恢复视线后,不作片刻犹豫,便立即飞身而起,一招涅盘神星陨朝飞在半空中的紫澈甩去。

  就在紫魄灵噬双刀砍碎死士的同时,星沫苍月的鞭子也击中了紫澈,紫澈的身体藕断丝连,摇摇欲坠,护住紫魄身体的罡气也瞬间出现了裂痕。

  好像一只蜡烛装在满是裂痕的瓷器中,透露出来被撕裂的光痕。

  “是真的,那个疯女人的话是真的”星沫初雪踉跄的站起,大喊道,“去杀那只会发光的紫色蝴蝶,它是紫魄的命门,杀了它,就等于杀了紫魄”

  紫魄闷哼一声,破碎的罡气犹如锋利的刀刃正千刀万剐的割着他的身体,裂痕蜿蜒交错,就像随时都会碎掉的瓷器。zt0g

  他的表情此刻十分骇人,他的双目已经变作紫红,就像两颗紫色水晶分别浸泡在鲜血中,甩出一只灵噬弯刀朝星沫初雪而去,星沫苍雪哪还有力气闪躲

  幸好秦络绎已从方才脱剑的自愧羞耻的情绪中走出,拦腰抱住星沫初雪带她躲过此劫。

  弯刀划出一个弧形的轨迹,又重新回到紫魄的手中,他看向紫澈,紫澈伤势过重,俨然已经飞不动了,它已经不能离开自己身边,紫魄伸出手掌,想要接住飞向自己的紫澈,然后将它藏在自己的胸膛。

  难道今日,便是我的劫吗

  “真是荒谬,人的命门,怎么可能是一只蝴蝶”贺逐飞一边抵挡着蛊毒死士,一边说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紫魄的身边的确常常飞着一只紫色蝴蝶,真的只是巧合吗”胡遗问道。

  星沫初雪用尽全身力气去喊的,所以整个战场上的人都听得真真切切。

  白之宜更是愣了许久本宫主费尽心思想要找出紫魄的命门,却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那只该死的蝴蝶就是紫魄的命门

  “他们结缔了共生蛊,杀了那只蝴蝶,紫魄必死无疑”常欢原本对付白之宜,一直忘记对付紫魄的事情,更何况一开始他告诉众人,也不会有人相信他的话,但是现在正是告诉大家真相的最佳时机。

  常欢的声音喊回了白之宜的思绪,她厉声喊道“如果那只蝴蝶粉身碎骨,本宫主就要你们陪葬”

  随即皇甫青天、皇甫风等人再次一拥而上,即便是死,也要拦住白之宜,绝对不可以让她支援紫魄。

  “也许,常少侠自称认识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在耍弄我们,而是真的。”想到这,慧觉说道“那只蝴蝶受了伤,紫魄身上的护体罡气却恰巧也在碎裂,护体罡气受到毁坏只会消失,既然出现碎裂的现象,也许就是所谓的共生蛊造成的,这不是巧合,紫魄没必要因为那只蝴蝶杀红了眼,杀了那只蝴蝶,就等于杀了紫魄”

  峨眉掌门慧觉师太的话,才让半信半疑的众人下定决心,要毁掉那只会发光的紫色蝴蝶。

  紫澈飞落在紫魄掌心之时,忽然一道寒风闪过,只见一把拂尘飞过,紫澈轻飘飘的身子被吹到半空,好一会才挣扎着重新飞稳。

  子虚真人的拂尘落在地面,沾染了些许灰尘和鲜血,他喊道“大家快去杀那只蝴蝶”

  闻且支撑着身子站起,率先冲出,却有一人拦住他的去路,此人正是阿市,她高声喊道“誓死保护紫魄大人”

  一时之间,原本在互相厮杀的两方人马,忽然变成了正派人士争着抢着杀死蝴蝶,而魔宫之人开始阻拦,这画面颇为荒唐。

  紫澈无法飞的太高,也无法飞的更远,星沫苍月想要给予紫澈致命一击,紫魄的眼神已是十分骇人,他手握锋利双刀,瞬间如同鬼魅一般原地消失,而他的身影在空气中划出紫色流光,让人捉摸不定,而当他立住身形时,手中握着双刀垂在两边,越发扭曲的表情令他失去往日的优雅,而是像极了地狱来的修罗。

  紫魄的一击灵噬众生,让四周的人毫无还手之力,且瞬间四分五散,还殃及到魔宫自己人也都一一飞散,无法承受灵噬众生的,都当场死亡,剩下的人就算还能站起,也都口吐鲜血,内力大损。

  闻且、秦络绎等一些内功深厚的高手站起身子,仍旧搜寻着紫澈飞往的方向。

  谁能想到一只蝴蝶的生死存亡,却关乎着江湖人今后的命运呢谁又能想到,日夜练武的江湖人们,却要用此生绝学去杀一只已经接近半死的蝴蝶呢武林高手们原本杀一人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般容易,可谁又能想到杀死一只蝴蝶却忽然变成了一件十分艰难的事呢

  “紫魄哥哥”东方闻思焦急的喊着,却被七小蛮死死地缠住,片刻都抽不得身。

  七小蛮大笑着,满脸是血,却任由鲜血流进口中“暴露了命脉的紫魄,已经不再神秘,他失去了他应有的价值,我对他已无兴趣,你觉得师父会留着一个毫无价值的人在曼陀罗宫吗东方闻思,你想救他吗可我还想看看,杀戮之神是如何灰飞烟灭变成幽魂野鬼的”

  “七小蛮”东方闻思呲着獠牙,这份骇人却与紫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她朝七小蛮飞奔而去,皇甫雷和白狐也伴她左右,不给七小蛮丝毫后退的机会。

  星沫苍月手中金鞭闪动,在紫魄上空彼此交错,紫澈顺着缝隙飞过,星沫苍月用力拉下,迎着紫魄劈头而来,紫魄飞身跃起,悬至半空,他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身体破碎的就像拼凑起来的瓷器,只需要轻轻一击,就会粉身碎骨。

  就在他稳住身形时,第二鞭已经接踵而至,紫魄从没见过谁的鞭法能使用的如此灵巧。

章节目录